项目主任连线【第十一期】| 养老金投资的国内外实践经验

发布时间:2024-04-02浏览次数:368次

项目主任连线【第十一期】| 养老金投资的国内外实践经验

原创 金融EMBA 港中大深圳金融EMBA 2024-04-02 19:36 广东
图片
图片

养老金投资的国内外实践经验

图片



家庭金融财富是高质量养老的基础

养老投资是近年来国内业界的热门话题。从国内到国际,人口老龄化是一个普遍的趋势,而家庭金融财富是高质量养老的基础。统计数据显示,中高等收入国家在2001年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即65岁及以上人口超过总人口的7%。与此同时,高收入国家在2002年进入了深度老龄化社会,即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14%,越发达的经济体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时间越早。


实际上,我国在2002年就进入了老龄化社会——与中高等收入国家相比,我们略晚一些但基本同步。业界专家学者提出了共同的问题——中国是否未富先老?


图片

海富通基金首席专家李连仁先生指出,在21世纪初,中国在并未发展到一个相对发达的社会阶段便已经进入了人口老龄化时代,之后的老龄化进程很快。到 2023年,我国就进入了人口深度老龄化的阶段。与此同时,与我们东临的日本是全球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他们65岁以上人口占比接近30%,而我国目前的情况和日本1990年左右的老龄化水平大致相似。


美国也已经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由于他们存在一些移民的因素,美国的老龄化在上世纪90年代不太明显,进入 21世纪后,美国老年人口比例也在上升,现在已经达到了17%。


同时,“未富先老”的问题在我国改革开放几十年经济高速发展的情形之下已经有所缓解。我国家庭财富的积累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也构成了养老的物质基础。2021年的数据显示,全世界平均每人的家庭财富储备大约8.7万美元,我国是人均7.6万美元,这是2021年的数据,我国的增速比世界平均增速更快。当然,我们和美国、欧洲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但比印度、非洲、拉丁美洲,甚至亚太地区的人均储备要略高一些。


图片


图片

在我国的家庭财富结构里,房地产占比超过了五成,金融资产占比接近45%。纵观其他国家,加拿大的金融资产占比超过了一半,美国的超过70%,他们的金融资产比他们的非金融资产更多。由于金融资产变现容易,是用于养老最好的储备,而要想把房地产用于养老的领域还是比较难的,所以提升金融财富的占比是当务之急。


个人养老金在家庭金融资产里占比提升。


图片

在许多国家,个人养老金已经构成整体养老系统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养老金计划中,灰色的部分是政府主导的第一支柱。第二、三支柱可以分为积累制和账面储备制。积累制包括企业养老金、职业养老金以及个人养老金。换言之,我们个人缴纳的养老金和公司缴纳的配套资金会积累在我们的个人账户中进行投资运作,缴费的本金加上投资收益会在我们退休后都会支付给我们个人,资金余额也可以由受益人继承。私人企业的养老金以积累制为主,政府部门主导的账面储备养老金模式也在逐步向积累制转变。


对各国启动私人养老金的进展和时机进行统计对比后,李首席认为中国启动二三支柱私人养老金的时间还是比较合适的。部分国家虽然启动的时间比我国早,但启动时老年人口比例实际都超过了10%,老龄化程度比我国更加严重。


图片

由于启动时间不同,不同国家个人养老金的积累有较大的差异。像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和其他欧美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人口老龄化水平是息息相关的。养老相关政策的启动都需要因时而异。从总量来看,我们的养老金储量已经不算少了,企业年金加上职业年金已经超过了5万亿,加上基本养老和社保储备基金,养老金总规模已经达到了15万亿左右。


私人养老金已成为欧美家庭金融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私人养老金占家庭金融资产比例还有待提高,养老金的覆盖率和规模总量也有待提高,而私人养老金的积累可以提升居民退休后的收入水平。


投资收益是提升养老金规模的关键因素

国家为鼓励企业建立企业养老金,鼓励建立个人养老金,实施了税收减免,过去十多年来,我国企业年金年度平均收益率基本为正值,年度保本概率很高。李首席指出,养老金投资要追求安全、稳健。我国的养老金投资收益率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偏高,虽然近几年收益率有所下降,但还是处于世界中上游水平。


图片

国外的研究表明:资产回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资产配置。传统的均值方差和风险平价资产配置模型都有一些不足,可能导致不稳定或非常保守的投资策略,所以市场发展出了因子配置模型。养老金基本上是多种资产组合,而股票占比更大还是债券占比更大,取决于不同国家的基本国情和市场情况。


过去十年,大部分国家的私人养老金中股票配置比例都有所上升。因为股票虽然短期波动高,但长期收益也较高。我国的企业年金的资产配置以固定收益资产为主、股票为辅,各类资产走势有所差别,现金类资产占比很低。


个人投资选择对收益影响较大

个人养老金(第三支柱)和前两个支柱不同,由于是受个人支配,所以个人选择对收益影响很大。李首席主要梳理了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个人养老金结构。


IRA是美国1974年启动的个人养老金,其中共同基金占比最大,1995年之后就没有低于过40%。养老金中共同基金占比的成长是相辅相成的。在资本市场不成熟的阶段,银行存款占个人养老金的比例很高,养老金规模扩大后,会增强资本市场稳定性。保险始终不是养老金的主要组成部分。在共同基金中,IRA偏向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其股票基金占比远高于全球水平。


共同基金是日本个人养老基金的最主要组成部分,其中混合型和外国股票占比逐年上升,国内股票占比有所下降,存款产品中,1年期的占比最大,其次5年期的占比超过1/3,3年期和10年期的占比较少,但大部分类别的产品都有负收益出现。


澳大利亚的超级年金中,股票类投资占比超过50%,固定收益债券的配置约20%,现金类大约占10%,配置不动产和基础设施的比例也在缓慢上升。短期的投资亏损概率不低,长期年平均投资收益保持在5%到10%之间,验证了养老金需要长期投资的理念。资产配置比例决定了年化收益水平,年化收益与权益资产的配置比例呈正相关。


问答环节:

问:从中国养老的现状和未来的趋势出发,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目前我国养老基金的规模和与国外金融体系的差距?同时,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国家关于养老金的政策导向与未来的发展趋势?


答:中国企业年金的发展还处于早期阶段,人均积累规模大约10万元左右。美国的家庭户均养老金积累量大约在30万美元左右。美国的金融资产占家庭资产的比例很高,不会持有大量的现金。美国养老金投资已经资本市场很大的比例。而我国养老金总量稳健增长的趋势是不确定的,每年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缴费估计超过 8000 亿元。个人养老金目前虽然规模不大,只有几百亿元,但参加人数估计已经超过 5000 万人。每人每年的缴费上限为1.2万元,即使缴费达不到上限,日积月累之后,规模也会稳步提高。所以我认为中国养老金未来的发展是比较乐观的。


编辑/排版 | 锦鲤 PM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金融EMBA项目办公室出品


返回顶部